ABOUT

袁永賢的創作由生活軼事出發,延伸處及至心靈、行為或社會現象等等。

創作對他來說不是生存的必需。卻是沉澱生活經驗、思考領略和自我療癒的好途徑。因為過程中要把情感認清和拿揑準確,又要在邏輯上處理事情的不同向度,所以創作是情感和理性並列,可以較全面的讓他真正進入生活。讓人免得於城市中,太容易陷入文字邏輯的直接,或純粹感官性的享受。

創作如果真的是一種表達和討論,就應該隨處境帶有不同味道。要安慰時溫柔、要說笑時嬉皮、憤怒時強烈。所以他的創作媒介和風格有好幾面。只是有時在想這種創作模式會否讓他在藝術圈子裏難以被認出來,有礙發展。

他希望藝術可以帶他變得更為坦然、正直、誠實、開放、愉快。也要踏實一點,所以如果可以從中找到個錢用以生活也很好。假若藝術真的不是太神聖和深不可測,他希望自己不要把藝術神化,把她放回一個生活中該有的位置就好。也可能是換過來,以藝術來提醒自己,不要把生活給矮化。